网约湘游·诗词湘景 |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

2020-04-24 阅读数 14768

8d9c00aebe5eed8bd9b3cf00e96b47d4@100Q_680w

岳阳离长沙很近,今日女报/旅行杂志记者驱车两个小时左右就抵达了这座名城。

大约千百年来,无数文人雅士到访岳阳楼,穷其笔墨,用他们的热泪铸就了岳阳城头一块块苦涩的砖石,从屈子一直垒砌到今天。

经历代文人墨客的吟唱,尤其是北宋著名文学家范仲淹写下《岳阳楼记》以来,“忧乐”情怀由此成了岳阳独有的文化和情感符号,正是有了宋人的高歌,岳阳更深化了她的精神内核。


岳阳古称巴陵,枕万里长江,纳三湘四水,拥有多情诗意的山水。

网约湘游·诗词湘景本期来到岳阳,一起踏上“忧乐山水”的感怀之旅吧。

640.webp.jpg

秀美君山风月桥。摄影/陈昱


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


袖剑飞吟。洞庭青草,秋水深深。万顷波光,岳阳楼上,一快披襟。

不须携酒登临。问有酒、何人共斟。变尽人间,君山一点,自古如今。

——《柳稍青·岳阳楼》戴复古


“予观夫巴陵胜状,在洞庭一湖。”


历代文人墨客都对美丽的洞庭湖作过热情吟咏。北宋著名政治家、军事家和文学家范仲淹从岳阳楼的视角对洞庭湖变化多端的风光,描绘得淋湾尽致,脍炙人口。洞庭湖的气势雄伟磅礴,洞庭湖的月色柔和瑰丽,让眼前这片巴陵故土有了波澜不惊的美感。

640.webp (1).jpg

《湘妃庙记略》记载:“洞庭盖神仙洞府之一也,以其为洞庭之庭,故曰洞庭。后世以其汪洋一片,洪水滔天,无得而称,遂指洞庭之山以名湖曰洞庭湖。”


洞庭湖碧水共天,沧溟空洞,古在今来,历朝历代,对它的记载和描绘无尽其数。战国时代,伟大的诗人屈原在他的诗歌中,反复吟咏过美丽的洞庭湖,“袅袅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赋予了洞庭最初的诗意柔情。


屈原对洞庭的迷恋还远不止此,他还根据民间传说,把洞庭湖描绘成神仙出没之所:

一对美貌的恋爱之神,乘着轻快如飞的桂舟,吹着娓娓动听的排箫,游弋在秋风袅袅的洞庭碧波上。

湘君以洞庭一带特产的荷花、香芷、杜衡、紫贝、桂树、木兰、辛夷、薜荔,构造一幢芳香四溢的水中官室,以迎接湘夫人的到来。

640.webp (3).jpg

屈子祠。摄影/杨一九


襟带三千里,尽在岳阳楼


登览洞庭美景,最好的地方当属岳阳楼。

从岳阳楼景区的大门进入,沿着弯曲的道路行走,在树荫浓密处只见一楼高耸,飞檐翘脚直指洞庭。

古人喜欢“登高山而舒啸,临清流而赋诗”。岳阳楼西临洞庭湖,北枕万里长江,南望三湘四水,登楼远眺,洞庭湖衔远山,吞长江,浩浩汤汤,横无际涯,如此诗情画意怎不教人心旷神怡,宠辱皆忘?


湖海倦游客,江汉有归舟。

西风千里,送我今夜岳阳楼。
日落君山云气,春到沅湘草木,远思渺难收。

徙倚栏杆久,缺月挂帘钩。

雄三楚,吞七泽,隘九州。

人间好处,何处更似此楼头。
欲吊沉累无所,但有渔儿樵子,哀此写离忧。回首叫虞舜,杜若满芳洲。

 ——《水调歌头,过岳阳楼作》张孝祥 

640.webp (4).jpg

“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昭示出岳阳的煌煌大气


孟浩然、李白、杜甫、白居易、刘禺锡等唐代著名诗人,都曾先后登楼吟诗作赋。无论是孟浩然的“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的壮烈激怀,还是杜甫的“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的人生悲愤,抑或李白的“水天一色,风月无边”的浪漫酣醉,岳阳楼都成了古代文人心目中那一抹缱绻的情思。

640.webp (5).jpg

汨罗江畔芦苇。摄影/杨一九


滕子京在岳州做官后,决心重修岳阳楼。并恳请范仲淹为之作记。


范仲淹接到滕子京的书信后,反复思索,深夜不寐,他独自漫步,精心构思。虽然没有去过洞庭湖,见到的只是岳阳楼的图样与相关资料。然而前人之述备矣,凭借诗文和《洞庭秋晚图》就可以想象出洞庭湖的水在春和景明时节,是如何静谧、深邃,那定是“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沙鸥翔集,锦鳞游泳,岸芷汀兰,郁郁青青.....洋洋洒洒几百字,语言铿锵,气势磅礴。

640.webp (6).jpg

“政通人和图”出自《岳阳楼记》


采写:今日女报/旅行杂志记者

编辑:谭琴

717d62f3ee75afcc429849eb06937bb9@100Q_680w.png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