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2020-07-13 阅读数 24594

冰川融化、“红雪”、“绿雪”……南极,一块地球上大多数人未曾踏足过的土地,它的“风吹草动”却总是牵动着大家的心。

2020年的春节,摄影师许捷翱翔了48小时,跨越了大半个地球,实现了他心中最远的梦想——南极。

跨过南纬66°33′44″,邮轮缓缓驶入玛格丽特湾,南极以一场温柔的暮色迎接了这一批游客。宁静的海面衬托着座座冰山,南极圈的夕阳是如此的绵长,仿佛是永不落幕的视觉盛宴。

2020年的“新鲜”南极,依然是那一片你想象中遗世独立的净土吗?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冰封之地的生机与灵气

暮色之后,经过一个晚上的焦急等待,随着冲锋艇的乘风破浪,我们来到了一个叫做红岩脊的地方。广播中告知可以登陆了。

初登南极大陆的第一印象当然是这片土地的主人——企鹅和海豹。

企鹅绝对是治愈系萌物,看着他们憨态可掬的样子,会令人忘却一切烦恼。企鹅似乎完全不在意人类的到访,依旧在那边闲庭信步,展示着它们的呆萌。而懒在地上的海豹,似乎完全不把我们人类放在眼里。在南极一定要随时注意观察,说不定你踢到的都不是石头,而是一只正在睡觉的海豹。它们对人类最大的尊重,就是躺着瞅你一眼,然后继续睡觉。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每次登陆的时候,勘察队队员会为我们提前规划好行动范围。我们必须保持离企鹅3米以上的距离。如果一大群企鹅朝你走来,然后在你面前停下来的话,你必须退后,因为你可能站在了企鹅的“高速公路”上面。

当我们缓缓驶入水晶峡湾之时,我发现这里才是南极真正的魅力所在——我们犹如闯入了水晶宫殿,周围的一切都是如此宁静。海豹们依旧懒洋洋地趴在海冰之上,冰雪消融之声仿佛可以直击内心。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水面上大大小小的浮冰中,倒影出两岸的雪山,形成了一幅抽象派作品。我们在水晶峡湾遇到了一整片海冰组成的冰盖,这里是海豹们享受日光浴的地方。

“你们是谁,你们从哪里来?”海豹们充满疑惑地看着我们。全球变暖导致了冰层的快速融化,曾经的水晶峡湾被大片海冰覆盖,如今的海豹们,只能选择稍大的浮冰作为栖息之处。

一只南极贼鸥站在冰山之巅,犹如哨兵,注视着这里的一切。冰层断裂的蓝色伤疤,似乎诉说着那些漂浮的蓝冰的往事。远处的阳光穿透了厚厚的云层,在空气中留下束束光印,然后染红了远方山头。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冰川凛冽且温柔

在玛格丽特湾的尽头,我们开展了一次巡游活动。

冲锋舟穿梭在南极的冰山之间,不得不说,虽为夏天,但海面上的寒风,真的犹如凛冽的刺刀。

身边漂浮着的一块块流浪的蓝冰,是地球变暖的证据。它们历经千年,排尽了内部的空气,折射出纯洁的蓝色。山体上的纹路,是每一个气泡划过留下的痕迹——很难相信,这些迷人的条纹竟然是气泡的划痕。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当水下的气泡排完,冰山会因为重心不稳而上下颠倒,如此往复循环几个世纪,才能修炼成一块真正的蓝冰。而冰山每一次的翻滚,都预示着它们将越来越小,直至消失在这片大海之中。

在利马水道,我们在更梦幻的冰川黄昏中穿行。利马水道让无数摄影师如痴如醉,以至于被称为“柯达水道”。整个峡湾被雄伟的山峰和美的令人窒息的冰川包围。

踏浪追鲸遇沉船

我相信,真正的南极,一定不是我们前几天所看到的那么温柔。果然,在斯博尔特岛,极地的鬼斧神工展露无遗。

斯博尔特岛,与其说是岛屿,更像是一片群岛。不知是什么力量把山脉劈成了三段,我们的冲锋艇穿行于悬崖之中,有着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感觉。

谷底被海水冲刷的山洞,不时掉落零星的碎石,不知哪一个瞬间会轰然坍塌,永藏海底。一块巨型的浮冰搁浅峡谷出口,犹如一块巨大的蓝宝石屹立在前方,而我们只能择路而行。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在连日穿行冰山后,我们的船只停靠了在企业岛附近的海面上,这里曾经是南极地区最大的捕鲸之地,因此在这里,我们能够最大概率看到虎鲸与座头鲸。

也许是我们人品太好,刚刚开始巡游的我们就发现了鲸鱼的踪迹,经验丰富的探险队员们把冲锋艇的动力调到了最小,生怕惊扰到鲸鱼们嬉戏打闹。

靠着惯性,我们缓缓靠近鲸鱼,前方突然一阵水花激起涟漪,紧接着一条巨大的尾巴跃出水面,形成了一道完美的扇形,然后又悄悄潜入海底。

环游在企业岛附近的两个小时,我们遇见了一艘沉没在峡湾中的船只遗骸。这是一艘挪威的捕鲸船,着火后搁浅暗礁,船上的鲸鱼油脂把这艘船烧成了废墟。顿时不禁感叹,南极这个地方,有多少行者迷醉此景流连忘返,又有多少探险家葬身此处永不得还……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就在我们即将离开之时,天空再次放晴,余晖下的冰上犹如灯塔一般,屹立在海面之上。远方似乎正在酝酿一场暴雪,而余辉之下的云团犹如融化在天际的奶油。

最古老的脸庞与最奇迹的生命

南极巡游的最后一天,我们来到了大部分邮轮会来的地方——欺骗岛。这里是南极洲的一座活火山,整个小岛呈现出一个C字形,只有一个狭窄的峡湾能进入此岛,入口处的三块巨石,犹如守卫一般,注视着每一艘进入峡湾的船只。

欺骗岛是个神秘的地方,远远望去,一团奇异的云层笼罩在欺骗岛之上。巨大的云层让世界失去了色彩,似乎这种神秘的地方更适合这样的氛围。远处的山体上,火山熔岩烙印出大地的纹路。在这个土地上,似乎每一颗尘埃,都有着无尽的故事。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而当我真正踏上欺骗岛的那一刻,瞬间有一种远离地球表面的错觉,简直以为自己身在外星。火山过后,这里几乎寸草不生,保留着地球上最原始的痕迹,仔细探寻这亿万年前的伤疤,它属于地表最古老的脸庞。

登上邮轮,缓缓离开这片秘境,山体优美的线条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当再次遇见门口的三个守卫之时,他们已变幻成了鲸鱼与天鹅的形状,仿佛在这寂静的海面上嬉戏打闹。

南极的最后一站是南设德兰群岛。我们的登陆点在利文斯顿岛的大象角。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裸露的沙滩上,巨型的海豹成群结队,懒洋洋地趴在沙滩上,就像一堆堆深褐色的岩石。这些庞然大物,曾经有过攻击人的历史。当然,在这个岛上,比起这些海豹,更令人震撼的是满地的动物遗骸。

海鸟的翅膀还未腐烂,可身体早已成为别人的美食。也许不用很久,它也将化为一堆白骨,成为这个世界的营养。被风干的海豹尸体,依旧静静地躺在原来的那片沙滩之上。巨大的鲸鱼骨架散落在岛屿的四周。

2020年的新鲜南极,是惊喜还是惊吓?摄影师亲历冰封之地的可怕、美好、古老、奇迹…

在最后一站伫立良久,我静静地看着那些残骸,无比深刻地体会到,这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也许这就是真正的、充满奇迹生命与惊心死亡的大自然,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撰文/摄影 许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