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余年进出稻城亚丁,他用脚步丈量四川的极致震撼与浪漫

2021-02-04 阅读数 37543

撰文/本刊记者 谭琴 供图/受访者 李忠东

 

如果说大地自有一套自己的语言系统,那么它一定是古老的地质密码。

丹霞、喀斯特、冰川、天坑、钙华……这些迷人而千变万化的地表地貌,有的裸露在外,与世界袒腹相对;有的埋藏于地下,将自己深深地隐藏于其中;有的遥处无人之境,连生命都鲜有痕迹可循。

地质的本貌就已经如此迷人,更遑论它背后的亿万年时间——没有一种地貌不是经过了亿万年的时光才演变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它的样子,就如同经历了波澜壮阔一生的优雅美人,即便是眼角的皱纹亦处处含情。

而这些布满时光韵味的地貌“褶皱”,它在向人类诉说着什么?

 02航拍横断山,中央突起的雪峰为四姑娘山(李忠东摄.jpg

 航拍横断山,中央突起的雪峰为四姑娘山 李忠东摄


在无人之境,抚摸大地的掌纹

李忠东是一个“探秘人”。

那些飞鸟掠过却不能对世人言说的险峻地貌,被他一一解读。

我们从小时候的地理课本上知道,中国的地形起伏跌宕,分为三大阶梯。河流自西向东,从青藏高原越过横断山脉,孕育了天府之国四川盆地里的人们。李忠东成长于此,地质研究是他一生为之着迷的课题。

西部起伏的山脉令旅行者神往,地质是所有旅游资源的基底。旅游和地质,从来都密不可分。李忠东从事着旅游地学这门学科的工作,任四川省地矿局物探队副队长。有一些新发现的地貌景观乃至地质奇观就是他所在的团队在地质资源探索中发现的。比如,新疆喀纳斯、可可托海、西藏扎达土林等地质公园的申报创建。后来这些景区景点中,前仆后继的“打卡者们”,走过的是这群“新大陆”探索者丈量出来的最便捷的通道。

世人熟知的稻城亚丁景区,对于李忠东有着特殊的意义。二十年来,他不下二十次进出此地,做资源调查,反反复复的旅程,让他对这儿的地理情况极为熟悉。2000年,李忠东任稻城项目的负责人,他和队员们根据资源的密集程度、自然地理的状况,以山、河为界线,划分了稻城亚丁的景区范围,从省级自然保护区,一直申报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亚丁村.JPG

当李忠东回忆起二十年前探索稻城亚丁的故事,如诗的艰辛岁月扑面而来。

“我们要像一个真正的信徒,用脚去丈量这片土地”。这是李忠东当时的豪言壮语。却不料头几日一直下雨,期待中的雪山与落日什么也没看到。夜晚降临,队员们搭好账蓬再架锅做饭,二两小酒之后又烤干了衣服,被雨水消耗的体力才开始慢慢复苏。

有一夜,凌晨4还未入睡。李忠东走出帐篷外,一轮皎洁的上弦月玉盘一样挂在青色的天幕,月华如水银淡淡地撒在雪山、森林与草甸之间。他披了衣服坐在山坡上沐着月色,等待日出。亚丁魔幻般的日出便在队友们的胡吹海侃中不期而至。整个过程看不见太阳,只见山坳深处,一缕红色的光如同舞台的追光打在仙内日著名的雪峰上。雪峰由暗而明,由粉红而鲜红,如梦般美好。

这些美到极致的场景在他的脑海中如数家珍。在所有他拍摄的照片中,有一张极为特殊。“1928年,洛克在亚丁的洛绒牛场拍过一张照片,为这里做国家自然保护区申报时我在同一个角度也拍了一张照片。申报时,我把两张照片放在一起,发现几十年过去了,这里的雪山草地和1928年相差无几。这张对比照深深打动了评审专家,亚丁国家自然保护区以满分获得全票通过!”

 ZJL_2326.JPG

 

生命之外还有生命

用脚步探索“无人之地”,丈量大美河山,在亿万年形成的地质面前,是什么样的感觉?

李忠东说,他感觉到自己太渺小了。地球演变了45亿年,生命成长了30亿年,而人类的历史不过250万年。

人类的历史是如此短暂。李忠东说,如果把地球的历史浓缩成一天的话,人类其实只出现了两分钟。他常常跟同事们开玩笑道,人类的出现好像是地球的一场意外。短短的“两分钟”而已,却已经毋庸置疑地站到了食物链的顶端。而构成了目之所及的景观的岩石都是很苍老的,往往经历了上亿年的岁月才形成了现在的状态。这种巨大的时间差异,会让站在岩石前面的自己感到地球与生命的奇妙。

如果发现了鲜为人知的地貌,就是探测队一边缜密调查一边激动兴奋的交织状态了。

两年前,有人拿了一张乌蒙山区的照片给李忠东看,请教他照片中是什么地貌。从图片上粗看,李忠东判定,这属于丹霞地貌。彼时刚好中国地质调查局在乌蒙山区精准扶贫,请李忠东团队为当地做地质景观调查。当他们打开卫星遥感地图观测地形,发现了一块没有被植被覆盖的、清晰显眼的环形裸露岩石。在卫星图上能看出如此清晰的形态,说明体量很大。李忠东立刻激动了。

丹霞飞瀑31.jpg

团队成员跋山涉水来到中国西部这个边缘小城——宜宾屏山。由于山中常常弥漫大雾,这样的探险之路他们往返了好几次,才得以见到环形绝壁的真面目。沿金沙江支流中都河和西宁河溯流而上,在亚热带常绿阔叶混交林所组成茫茫林海之中,赤红色的陡峭崖壁展露了自己惊人的面貌。“站立壁下,崖墙陡然而立,恍若直插天际的高墙,仿佛是这方世界的边际……”李忠东带领团队为当地的自然资源逐一做价值评估,2019年,四川屏山环崖丹霞地质公园被授予国家地质公园资格。

生命之美,不仅仅在于动植物的可爱,也在于地质地理的秘密演化。李忠东回想起近年造访哈密戈壁滩的旅程,在那里,他竟然淋了一场大雨。曾经如同荒漠的大西北如今变得越来越湿润,从来不长草的戈壁地貌开始繁衍出植物的根系。这是地球在进行自我调整。

到了今天,科技更帮助人类认识地理。在大家熟悉的九寨黄龙景区,钙华地表星星点点分布在这里,色彩极为迷人。当打开地图,你会发现还有更多象九寨黄龙这样的地表钙华,沿横断山东缘呈点状分布。并且几乎都分布在海拔3000多米的高度,形成非常有缘的横断山东部地表钙华景观带。

康定玉龙溪泉华滩.jpg

李忠东说,这些有趣的科学发现,时不时就会窜出来,给他以惊喜。这些大地的探索者们,就在日复一日的发现中,与地质科学以及美打着越来越深的交道。

尚有更广阔的土地等待探索。当放眼望向这片神奇的土地,我们相信,在那些隐秘的世界里,一定还藏着不为人知的、人类无法想象的极致震撼与浪漫……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