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伙骑游中国,智取333个“通关文牒”

2023-11-02 阅读数 6591

微信图片_20231102161126.jpg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冯晓雅  供图 受访者

邮戳是邮政部门使用各种戳记的总称,也是集邮的重要内容。但在江苏小伙胡豪眼里,邮戳是他骑游全国的“打卡”印记。从2018年开始,曾任健身教练的他辞职,用时3年,一个人骑自行车游中国,收集了全国333个地级市的邮戳,就在前不久,他将“全国集邮盖戳旅行”的视频发在社交平台上,一炮而红。

今年下半年“盖章旅游”被推至风口,各个景区、博物馆、机场、火车站乃至商业街区的小店都推出了特制的纪念印章,方便游客在旅程中“打卡”。但胡豪认为,他的“集邮旅行”有所不同!   

8.8万公里,333个邮戳

啪嗒!啪嗒!啪嗒!

清晰的木槌声卡点音乐节奏,一枚枚散发着油墨味的邮戳,在地图上留下印记,短短几十秒的视频格外“洗脑”。胡豪的这则视频收获了35万赞,不少网友发出感慨:“搁《西游记》里,这就是唐僧的通关文牒啊!”

正所谓三十而立,在胡豪看来就是想换个生活方式。2018年5月21日,他选择在生日当天裸辞,独自骑行环游中国。最终这趟耗时3年,行程8.8万公里的旅程在2021年1月落下帷幕。

前期准备其实很简单,除了必备的行李和自行车,胡豪唯一特制的便是那张长2.6米、宽1.8米,摊开像一张双人床单大小的地图,上面详细地勾勒出全国各个地级市的位置。他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选择定制地图是想要集齐全国各个地级市的邮戳,但当时市面上的地图都不够大。”

胡豪计划从苏州出发先往北,再往南。邮戳的第一站,盖在了南通。

微信图片_20231102160445.jpg

“苏州到南通大约90公里,我骑行一天就能到,第二天就在市区内找到个邮局盖章。”胡豪回忆道,5月末晴朗的上午,南通邮局的工作人员正有条不紊地工作,盖邮戳的窗口处,一位大叔接待了他。

“其实一开始我还挺紧张的,不知道能不能在地图上盖章。”胡豪说,当他拿出地图并表明来意时,那位大叔很爽快地就给他盖上了。“后面章越盖越多,有些工作人员看到了很惊讶,而且盖的时候小心翼翼,既担心盖歪了,又担心盖偏了位置。有个小姐姐盖章的时候非常用力,担心邮戳盖得不明显。”胡豪笑着说。

红色邮戳与湖南味道

“全国的日戳基本大同小异,大部分是黑色的,上面戳印了时间、地点,也有个别地方可能因民族风俗、当地政策原因会有差异。”出发前,胡豪特意查阅了邮戳的相关规定,邮局的邮戳有文化戳、旅游戳、纪念戳、生肖戳等10余种,胡豪收集的邮戳大部分是日戳,也有小部分的文化戳和旅游戳。

“我在湖南待了近20天,湘潭的邮戳最不一样,它是红色的。”2020年9月,胡豪入湘时正巧遇上连绵细雨,这使得他几乎行色匆匆,但他特意在湘潭多待了几天,“想要打卡毛主席的故居,另外,米粉和湘菜的口味着实不错”。

一路上,胡豪不仅在自带的地图上盖了邮章,还买了一张民族大团结系列的纪念邮票,经过每个民族时,找当地的邮局盖了邮戳。

在塔克拉玛干,胡豪还看到了一所临近沙漠的邮局,当地的邮政工作人员在闲暇时,还要做一些防沙护林的工作。

无论是集邮还是骑自行车,在旅行这一事上,胡豪偏爱慢下来。“慢一点,才能更好地感受当地的风俗人情,也能满足自己在旅程中的好奇心。”胡豪说。

微信图片_20231102160706.png

新疆巴音布鲁克。

四川亚拉雪山。

新疆将军戈壁。

湖北恩施。

在广袤的新疆骑行,北疆的茫茫草原、戈壁悬崖和南疆的少数民族风情都让他心驰神往。“新疆的路程基本上都很远,有时候天黑前抵达不了城镇,我就得在公路边扎帐篷,比如新源县、乌恰县吉根乡等。”在胡豪的印象中,无论是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还是柯尔克孜族等,当地的少数民族都非常热情好客,“有时候他们开车路过我的帐篷,会掉头回来邀请我去他们家休息”。

一路上并不总是风和日丽,胡豪坦言,路途的危险也是未知数。2019年10月,抵达西藏的他忍受着强烈的高原反应,硬是扛过了丙察察公路,作为近年来名气很大的新滇藏通道,丙察察公路连接丙中洛镇—察瓦龙乡—察隅县城,全程不到200公里,向来以路险景美而著称。

“那条路我骑了差不多有七天,晚上就在路边搭帐篷睡觉,吃自带的水和食物,路边的悬崖会有落石,骑车得特别小心。”胡豪说。三年间,他骑过仅开放几个月的独库公路,横穿塔克拉玛干沙漠遇到沙尘暴,差点闯进罗布泊无人区……所以,他把每一次骑行都当做一场冒险。  

邮戳,一代人的旅游纪念

2019年1月,山东省调整济南市莱芜市行政区划,撤销莱芜市,将其所辖区域划归济南市管辖。“制定计划时是想要集齐334个地级市邮戳,但计划赶不上变化啊。”胡豪感慨。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范围内,中国邮政都能到,这也是我选择在邮局盖邮戳的原因,而且,邮局盖邮戳是免费的!”胡豪说,这一路上,他抵达过最北的漠河邮局,去过最南的三亚邮局,最东边的邮局是在黑龙江的抚远市,最西边他到过新疆的乌恰县,但也并不是没有遗憾,“有点可惜的是没能登上海南三沙市,去那里的邮局盖戳。”

“现在的年轻人可能都不太认识邮戳,我读书时,流行在旅游景区给亲友寄明信片,经邮局发出上面就印着邮戳。”早年间,胡豪曾去过泰山、北京、福建厦门旅游,在社交APP还没有那么发达的年代,他偏爱写信与朋友沟通,“会在信里互相分享一些旅途趣事,信封上就有邮戳”。

微信图片_20231102160431.jpg

民族大团结系列红色邮票。

旅途中,他察觉到很多小型的地级市,尤其是非旅游城市,因为人们通信方式的改变,部分邮戳已经很久没有拿出来用了。“如果现在‘回温’的‘集邮旅游’风,能够让大家了解到书信时代邮戳的意义,还是挺好的。”胡豪说。目前在经营健身馆的他每天都工作到很晚,目的就是为下一次旅程蓄力,下一阶段,他想要去大山深处拜访那些鲜为人知的村落,并将他们的生活方式以纪录片的形式呈现出来。


编辑:陈雪炎

二审:吴雯倩

三审:陈寒冰

相关推荐